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强制戒毒所内那些真情忏悔
强制戒毒所内那些真情忏悔

强制戒毒所内那些真情忏悔

□ 本报记者 邓新建 邓君 本报通讯员 罗玮

近日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走进广东省梅州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,与3名曾经吸食冰毒的戒毒学员近距离接触。这3个人中,年龄最大的已经41岁,曾是当地有名的音乐制作人;年龄最小的只有23岁,却已有长达7年的吸毒史。

他们坐在记者面前,缓缓讲述自己曾被毒品吞噬时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……

文军

天之骄子跌入事业低谷

出身音乐世家,能编曲目,会跳古典舞,拿下双学士学位,从名校毕业,成为当地知名音乐制作人,是当地山歌剧团核心人物……对于文军而言,他曾经的世界充满了光亮。

然而,由于工作原因,时常出入娱乐场所,受他人蛊惑,加上自控力薄弱,文军被冰毒一击而中。

才40岁出头、身高一米八几的文军,由于吸食冰毒,开始频繁腰痛,泌尿系统出现紊乱,最瘦的时候只有116斤。也由于吸食冰毒,文军被开除党籍和职务,妻子和他离了婚,父亲也得病去世。

“毒品带来的伤害太大了,它将一个人腐蚀,让人的行为变得疯狂,让人变成一个魔鬼。”想起这些经历,文军的情绪很是激动,“我的一切都被毒品毁了”。

吸毒不仅让文军变成一个瘾君子,还让他成为11岁女儿眼里不合格的父亲。“每次打电话给女儿,她的那声爸爸都让我心酸不已。同龄人都有爸爸陪伴着、呵护着,而我的女儿却要替我背负这份痛苦,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。”说罢,文军开始低声哭泣。

文军下定决心戒毒,但戒毒历程遥远而漫长。他认为,要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完全戒断,绝对不可能,不仅仅是身体失控,“心魔”更难以克服。如果现在不是被强制戒毒,自己根本没有机会重获新生,甚至可能已经丧失生命。

9月,文军就可以出所了。谈及出去后的生活,文军一改悲痛,积极地说,将来想做禁毒大使的工作,用自己的教训告诉更多人“珍爱生命,远离毒品”。

古天

亲手破坏原本幸福家庭

大学毕业,事业蒸蒸日上,有3个孩子。原本,古天的家庭完整幸福和睦,因为吸毒,他亲手击碎了那份完整。

最初接触毒品还是在古天上大学时,他最先接触的是K粉。当时,他和同学一起去夜总会,那里的大多数人都在吸。因为好奇,古天也想吸。大学毕业后停了一段时间,但由于从事服务行业,结交了各行各业的朋友,又开始接触冰毒。原本以为自己拿得起放得下,“玩玩就好,后来却彻底沦陷了”。

去年9月,古天在时隔11年后第二次来戒毒所。回想起吸食冰毒的情景,他形容自己“太疯狂”了

绍兴市柯桥区罗军建材商行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平水镇西湖景园住商楼1幢38室